社论:台湾猖狂的败选联盟大档头

时间:2019-10-05 08:41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台海局势
来源:中时电子报社论 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视察台风防灾应变中心,因为一时无法和正与气象局连线的国民党籍花莲县长徐榛蔚进行视讯,当场数落怒批;当媒体追问新竹县市台风假不同调引发民怨时,

来源:中时电子报社论

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视察台风防灾应变中心,因为一时无法和正与气象局连线的国民党籍花莲县长徐榛蔚进行视讯,当场数落怒批;当媒体追问新竹县市台风假不同调引发民怨时,苏揆则马上为同党的新竹市长林智坚缓颊,说这是地方县市长的职权,应尊重县市长的判断。此一冷热有别的表现,立即引来苏揆“好耍官威”、“连防灾也看颜色”的批评。

苏贞昌从民选首长到中央为官,爱生气、常骂人早已不是新闻,好听点说是他积极任事、治军严厉,更多的形容则是霸道、酷吏。这次不知是他再任阁揆后,第几次被媒体报导发怒、飙骂了,但就算苏揆发怒、飙骂上瘾,骂得有没有道理,还是自有公评,而这一次显然大有可议。

作为台湾最高行政首长的苏贞昌,理应公平对待所有机关团体、地方政府与全体民众,但他为了全面迎合蔡英文总统连任胜选的需要,诸多的矛盾政策与争议言行已是不胜枚举,可以说把“民进党的阁揆”、“隐形的选举总干事”两大角色发挥得淋漓尽致,毫不顾忌或手软。

以这次的怒飙来说,起码有三方面大可商榷。其一是角色错乱:依照地方自治法制,县市首长都是由民选产生的政治人物,他们所应负责的对象是选民,也具备相当程度的自治权责;行政院虽有体制上的监督关系,但并非实质上的“长官”,而更像是应着重沟通互动的工作伙伴,就算阁揆可以对其所属的部会首长不满飙骂,但绝不应该用“上对下”的方式与县市长互动。苏揆的失态,完全不是民主法治时代该有的表现。其次是目的混淆:徐榛蔚当时正与内政部、气象局和各乡镇公所连线,了解台风最新动向,以作为隔日是否放台风假的依据,是在处理当务之急的正事;但苏揆却以对过去官派县长的威权心态,动辄点名抽考,要县市长随时应付院长的询问,简直是本末倒置。何况阁揆坐镇中央防灾中心,用意是要指挥调度,提供地方实质的帮助,绝非形式主义的开会抽考甚至刁难。

其三是双重标准:苏揆不仅这次对花竹两个县市两副脸孔,“无巧不巧”地,他对蓝营县市长特别感兴趣。今年8月白鹿台风来袭,苏也曾抽考过澎湖县长赖峰伟,由于打的是旧手机号码而未联系上,苏当场变脸发脾气。其实苏真正锁定的是高雄市长韩国瑜,6月为了高雄登革热5000万防治预算扛上韩国瑜,酸韩“一只蚊子都治不好,还整天趴趴走想治国”;却不提2015年陈菊在市长任内担任蔡英文竞选总部主委时,也是全台辅选跑透透,高雄登革热案例从单周647例,飙到单周2559例。

7月丹娜丝台风来袭时,苏贞昌又冷言冷语嘲讽韩国瑜“答应高雄市民要全力顾市政,怎么还有余力选总统?”8月白鹿台风来袭,苏也指定与韩国瑜视讯,韩不得不将会议中断接招,才算抽考过关。针对性如此明显,这么如影随形像幽灵般的缠住韩国瑜,丝毫不顾一个阁揆该有的格局、高度乃至应为的正事,只是小鼻子小眼睛地消遣打击政敌,夫复何言?

民进党力推的军公教年金改革,尽管因为手段粗暴、未尽公平而备受抨击,原本仍具有追求“世代正义”的用意;但是,苏内阁近期一连串的补助、补贴措施,却是越来越扭曲,徒然加大“债留子孙”的鸿沟,更摧毁了民进党政府重建世代正义的谎言。各部会争先恐后的减税、补助、提高津贴、放宽补助限制,总计有13项政策、金额近800亿元,说明了民进党执政3年多来缺乏真正利民的政绩与建设,只能靠苏内阁在选举年大撒银弹、政策买票,刺激出短线获利的民心幻觉。

顶一下
(14)
66.7%
踩一下
(7)
33.3%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