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1213志愿者同盟:寻访最后的国军抗战老兵
编辑:沈婷 来源:江苏频道 日期:2013-12-12 15:58
分享: |

江苏频道南京讯(丁广征):“04年12月13号,我还在洛阳上大学。那天我和同学一起去逛街,刚好广场上有人在散发有关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的传单。我的老家离南京很近,自己的感触也比较多,就主动上前帮他们发传单。”

 

在过去近十年后,文心在叙述自己与抗战老兵们的不解之缘时,依然清晰的记得最初时的情景。

 

而就在这次发传单的过程中,文心第一次了解到还有很多国军抗战老兵尚在人世,并在之后第一次见到了这些曾为祖国“血荐轩辕”的抗战英雄。二第一次探访抗战老兵的经历还是让她惊呆了。“他一个人住在半山腰一间早已失修的草棚里面,晴天时房间里会洒下光束,阴雨天更加糟糕。而他身上的衣服也破烂不堪。我不敢想象这些抗战英雄会是这种遭遇!”

 

从1945年8月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到今天,时间已经过去了68年,当年的战争硝烟也渐渐消散殆尽。但有关这段战争的记忆,却依然回荡在每个人的脑海里,还有很多人在努力记录这些离我们越来越远的历史片段。这其中,便有南京知名论坛网站“西祠胡同”于2008年创建的公益版块——“1213志愿者同盟”。文心,则是这一公益组织的创立者。

 

“老兵凋零的速度越来越快”

 

文心并不是她的本名,“我本姓王,但你们还是叫我文心吧。”做了多年的志愿者,文心并不计较所谓“知名度”。

 

文心是安徽和县人,目前在南京一家公司做图书策划编辑。从2004年起,通过洛阳的公益组织,她开始接触参加过抗战的老兵们。前文提到的那位老兵,便是在那时与文心相识的。

 

赵金典老人,曾是抗战期间中国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大刀队”的一名战士。“老人家07年就去世了,他也没有任何的收入,没有妻小,始终是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生活,直到去世”,文心也不免动情:“一些国军抗战老兵,普遍情况都不是很好,基本上都处在贫困线上下。个别情况好一些的也是因为原本家境不错,而各项补助政策也与他们无关。”这一幕幕让人心酸的情景,给从小热爱历史的文心带来了巨大的震撼,也更加坚定了这位身材稍显瘦弱的女孩寻访帮助抗战老兵的决心。

 

浏览“1213志愿者同盟”版块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志愿者的足迹已经遍布中国大江南北。河南、北京、江苏、安徽、浙江……从最开始只有自己一个人,到后来越来越多人加入这个队伍,文心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理解他们正在做的事,并希望得到人们的帮助。

 

与此同时,随着年岁的增长,老兵凋零的速度正变得越来越快。“江苏还健在的有102人,其中56人在南京,全中国的话也只剩下2000多人了。”有资料显示,截至去年,国军抗战老兵仅有约1万人。

 

“很多抗战老兵都是一个人度过晚年的”,谈起老兵们的孤苦无依,文心总是唏嘘不已。

 

“解放战争后,这些人有很多就开始坐牢,有的一坐就是二三十年,他们中有很多人从未见过自己的子女,而子女们也因为种种原因对自己的父亲没有任何感情。还有一些因为牢狱之灾终生未婚。”

 

虽然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大量的国军抗战老兵获得平反,但平反的结果只是让他们返回解放初期的工作岗位进而退休,而很多老人的档案早已无处找寻。“我们现在手头上还有两位档案丢失的老人,他们没有了任何收入,只能依靠社会上一些好心人非常有限的捐助维持生计。”

 

“爸爸,他们终于承认你了”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老兵实在太多了,但陈正肯定是最深的一个。”文心口中所说的陈正,当年曾参加南京保卫战,那时他的名字叫陈德树。

 

2007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文心在大屠杀纪念馆前第一次见到这位陈正老兵。“他坐在门口,胸前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他的抗战经历。此外,他还在牌子上写下了‘被国家所承认’的要求。”看到此景,文心主动上前与老人交谈,随后拜访了老人的家。

 

“他的家庭情况很不好,祖孙三代住在一个窄小的房间里,只能靠大儿子送牛奶维生。”看到老人的拮据生活,文心很不是滋味。她向老人询问想要得到怎样的帮助,而老人的回答却出乎她的意料。“我想让国家承认我,给我发一枚勋章就好。

 

老人这个并非“经济扶助”的要求既触动了文心的内心,却也让她犯了难,她明白这已不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内。直到08年,志愿者们才想办法自己制作了一些勋章。拿到勋章后,文心非常高兴,急迫的想要送到这位老人手里。当时还在上班的她赶忙换乘公交车来到老人家里,但映入眼帘的却是老人的灵牌。

 

得知文心是来给老人赠送勋章,老人的女儿流着泪指着父亲的灵牌说:“爸爸,他们终于承认你了。”

 

“老人去世到我送勋章,前后只差了四天,”说到这里,文心沉默了很久,“这种感觉……很让人心酸。”

 

“我看着同学被打穿了下巴”

 

在尽可能帮助老兵们安度晚年的同时,文心和她的志愿者朋友们也在积极的收集老兵们的口述史。

 

“前几年我曾探访过一位名叫张可忠的老兵,他当年亲历卢沟桥事变。我还记得他描述当时战事的情境:那天下着雨,铁狮子胡同的屋檐上滴着雨滴,耳边不断有枪弹飞过……”文心清楚地记得每一位向她口述战争中的残酷景象的老人,“这位老人如今已不在人世了。”

 

给她留下更为深刻印象的,来自一位也已去世的老人,李红兵。“他就是南京人,当年在二十九军。那时老人家还只是个学生兵,受过一些简单的训练,还不怎么会用枪。但日本人突然挑起七七事变,他们就被填上了战场。二十九军的两千多名学生兵,几乎是以十命博一命的方式来与日军战斗。”说到这里,文心稍稍停顿了一下,“老兵当时在战壕里面,旁边有一位他的同学,被飞来的子弹打掉了下巴。可这位同学依然抱着机枪在往前冲,那是不要命的!”后来文心谈起这件事时,曾问过李红兵老人:爷爷您当时怕不怕?老人看着眼前的文心,说:“孩子,只要上了战场,就不怕!”

 

在中国历史上,“弃笔从戎”的英雄一直为世人传颂。从东汉时期的班超,到抗日战争中的“十万青年十万军”,“文人将士”的故事一直影响着后人。“这位老兵叫赵绍祥,今年97岁了。他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参加过台儿庄大战,目前是我们同盟送养的四位老兵之一,现在向阳养老院生活。”

 

“再给我时间,我会去保卫钓鱼岛”

 

谈起这位老兵,文心脸上满是敬佩。“他的经历十分坎坷。他出身书香门第,本人非常讲究诗书礼仪。在得到别人的帮助后,他都会写一首诗作为回赠。”老人一直将文心当做自己的亲孙女,“每次我们去看他,问他想要些什么,他都会说想要书,然后便拿出自己早已写好的书单。每本书他都会认真读,并做好眉批注释。”而就是这样一位在戎马半生后依然不忘文人风骨的老人,却有着一段让人不愿谈起的辛酸故事。

 

“他与自己的妻子在一起只有五年,之后就开始被迫劳改。两人分开后几十年未曾谋面,他的妻子独自抚养两个孩子长大成人,为他守了一辈子的活寡。”文心所说的这位老人的妻子,当年曾是联合国驻中国卫生组织的医护人员。

 

“等到几十年过去,老人家终于又见到妻子,曾经的爱人已经患上了老年痴呆症,不再认得他。”而在遭受到无数不公正待遇之后,每每聊起国家大事,这位老兵依然壮心不已,“再给我十几年的时间,我想我会去保卫钓鱼岛。日本是当年的战败国呀,怎么可以允许他们这么嚣张。”提到这些,文心不无感慨的说,尽管这个国家曾经带给他们很多的委屈,但这些老人依然时刻心系祖国的安危荣辱。

 
旅游 更多
要闻
领军者
杨省世
连云港市委书记
“我在担任连云港市委书记之后,会面的第一个重量级客商就是新加坡丰益集团董事局主席、益海嘉里[详细]
姚晓东
淮安市委书记
“淮安已成为长江以北落户知名台资企业最多的地级市之一、大陆台资集聚最快的地区之一”,淮安市[详细]
本网观察
江苏频道12月12日苏州讯:(宋婷 徐炎)随着一纸“再见,苏州!”,与“书香城市”苏州相伴十八载的蓝色书店上月正式[详细]
江苏频道无锡讯:(宋婷)中国地方政府一直被认为是光伏业幕后的推手,强力之余也饱受争议。[详细]
关注各类应用
吴韵汉风
六朝古都南京
网站简介/联系方式 新加坡报业控股广告江苏代理:江苏华文联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86-18951633367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雨花西路121号206室
(联合早报网声明:中国地方商讯的目的在于推动中国城市的对外联络与交流,内容由中国地方城市提供,不属于新加坡联合早报和联合早报网的新闻报道内容。)
本站由 苏州天奇星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与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