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为陪家人过年 南京女子连续4年4次辞职回家
编辑:宋婷 来源:现代快报 日期:2015-02-15 10:04
分享: |

江苏频道讯:据《现代快报》消息,34岁的董宁来南京已经整整14年了,20岁那年,她和老公在老家青海西宁结婚,并且生下了女儿。

 

2001年春节,抱着刚过百天的女儿,一家三口从西宁来南京,探望女儿的爷爷奶奶,令董宁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来,便在南京扎下了根。

 

14年来,董宁回家9趟,每一次的回家路,都曲折坎坷。今年2月17日,她又将踏上回家的路途,“西宁那就剩我妈一个人了,特想把她接过来,这样我也不用来回折腾了。”可董宁心里清楚,老人家在西宁过了一辈子,很难适应新的环境,而且他们在南京的家只有30平方米,上了年纪的母亲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如果不接来,这样的漫漫回家路起码还要持续七八年”。

 

2001年从青海来到南京 没想到在南京扎下根

 

董宁和丈夫李伟(化名)在西宁认识、结婚,婚后很快有了一个健康漂亮的女儿。“我老公一家原本也都是定居在西宁,但老婆婆老公公退休后,便回到了祖籍南京。”

 

2001年春节,女儿刚过百天,夫妻二人想把孩子带给爷爷奶奶看看,便乘火车来到了南京,这是董宁第一次来南京,当时的她,怎么也没想到,从此,他们的小家,就扎根在了南京。

 

“当时就是想过年顺便来南京玩玩,过完年就回去,但老人特别希望我们留下来。”考虑到南京毕竟是大城市,无论是教育,还是其他的方方面面,都比西宁要强,董宁有些动摇了。

 

刚开始的半年,董宁和老公都没有找工作。“我们还是很犹豫,毕竟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父母,而且一下子就是这么远。”不过适应了半年,董宁对这座城市充满了好感,她决定,留在南京打拼。

 

闲在家里没事做的董宁向家门口的一个美发师傅学习了手艺,在一家美发店做理发师,老公则在家门口做起了保安,然而,由于孩子太小,理发师的工作时间太长,很快,董宁就辞去了工作,在夫子庙的休闲服饰专卖店做起了营业员。

 

两人挤一张硬卧 女儿心里留下阴影

 

因为孩子太小,离老家又太远,直到2006年,董宁才第一次回西宁。“记得我们刚来南京那会儿,女儿就因为水土不服拉了一个月的肚子,医生说孩子身体不好,不能随意更换水土。”硬是熬到了女儿5岁,趁着夏天,老家的天气还不算恶劣,董宁带着女儿,打算回老家。

 

当时恰逢暑假,火车票紧俏,还是托了一位朋友加塞,才买到两张杭州去兰州的过路车票,到了兰州还要再转去西宁的火车。

 

毕竟是5年来第一次回家,董宁兴奋不已,然而女儿因为年纪的缘故,毫无感觉,不过这次的乘车经历,却让女儿永生难忘,并且在她幼小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当时儿童是有儿童票,但是没有床位,只能我和她睡一张。”董宁说,在家的时候,她和女儿睡一头,但火车上,床实在太窄太小了,她只能和女儿各睡一头。整晚,董宁都侧身躺着,并几乎保持了一个悬空的姿势,而女儿也很憋屈。那一晚,母女二人都没睡好,“起来就腰酸背疼。”

 

返程回南京的时候,女儿忍不住问妈妈:“妈妈我们是不是又要睡那张小床回去?”“是啊,不然呢?”“你不是给我买了票吗,我不想睡那张小床了……”

 

再后来,有一次董宁出差去无锡,临走前,女儿抓着她,“妈妈你是坐什么去啊?你不要坐火车去,火车坐得累死了……”

 

每回一趟家 就要辞职一次

 

2006年开始,连续4年,每次回家,董宁都直接辞职,说起来,她也有些无奈。

 

“就说2006年那次吧,时隔五年第一次回家,怎么着也要在家呆上两个月吧。”董宁说,她向老板开口后,老板一口就回绝了,“我也能体谅单位,时间太长,保险那些怎么算,怎么交?再说这个时间很尴尬,他们是再找人呢还是不找人等我回来?”为了回家,董宁毅然决定辞职。

 

2007年,董宁的父亲罹患肝癌,8月底,董宁回到西宁,“当时因为走得急,只是请了个假。”回家后,看到父亲憔悴的模样,董宁决定多陪陪父亲,于是打电话向老板辞职,“我过意不去,不想占着一个职位,又不去上班。”

 

2008年,父亲病情越来越重,董宁无心工作,再次辞职回家看望父亲,那一年,她甚至连车票都没有买到,直接买了站台票便上车,挤了好几个车厢才挤到补票的地方,没有座位,董宁便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幸亏遇到一个好心人,到蚌埠下车后,把座位让给了她,“不然20多个小时,实在吃不消。”

 

2009年春节前,父亲病危,那是董宁感到最艰难的一次,“票买不着,黄牛也买不到,就想跪在地上求人。”每天早上,大行宫售票点还没开门,董宁就去排队,抱着碰碰运气的想法,希望有人能退票,远在西宁老家的叔叔每天都打电话催促董宁,“父亲越来越不行了。”

 

终于,朋友通过关系给董宁和弟弟弄了两张上海去乌鲁木齐的过路车票,“那个车开得可慢了。”硬座坐了20多个小时后,两人又奔命般转上兰州开往西宁的车,“一路都在看时间,怕赶不上就只能等夜里的车了。”

 

晚上11点多,两人终于到了家,父亲已经和一年前董宁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了,“第一次意识到什么是皮包骨头。”只看了一眼,董宁就泣不成声,父亲躺在床上,说了一句,“你们终于回来了,我以为看不到你们了。”

 

不忍母亲独自过年 再远再累也要回家

 

父亲去世后,董宁就曾跟母亲说过:“妈,你收拾箱子,跟我走吧。”可是,母亲不肯,她早已经习惯了西宁的一草一木,不想挪窝。

 

“我们的房子很小,就30平方米。”董宁说,母亲可能也怕来了南京,徒增他们的负担。这些年,董宁像往年一样,每年都老家一趟,看看母亲。不过,像今年这样,春节回家还是第一次。

 

“往年春节,我弟弟会回家。今年弟弟在外打工,回不去。”董宁说,只要想到母亲形单影只,一个人孤单过年,她的心都揪了起来。考虑再三,她决定回老家陪母亲过年。怕老婆婆老公公孤单,她让丈夫和女儿就留在南京。

 

与前几年不同的是,这次她“不再任性”,不准备辞职了。“年龄大了,责任也重了,顾忌太多,不敢轻易辞职。”董宁这次请了十天假。

 

董宁订了2月17日回西宁的火车票。不过,昨天,她就收拾好了行李。“我带的东西很少。”董宁说,春运人多,她尽量轻装上阵。除了必要的衣物,她连土特产都没有带。

 

“往年,我都会买。妈妈每次都嘱咐,‘不要买,只要人回来’。”董宁也觉得很有道理,现在物质丰富了,南京的鸭子,西宁也能买到。她准备给母亲包个大红包。

 

这次回老家,董宁也没打算找老同学、发小聚会。她说:“一年才见一次,去掉来回路上4天时间,我真正在老家的时间很有限。我真的很想多陪陪妈妈。哪怕就陪妈妈晒晒太阳,我也觉得很幸福。”

 

董宁说,只要想到母亲形单影只,一个人孤单过年,她的心都揪了起来。“我真的很想多陪陪妈妈。哪怕就陪妈妈晒晒太阳,我也觉得很幸福。”

旅游 更多
要闻
领军者
杨省世
连云港市委书记
“我在担任连云港市委书记之后,会面的第一个重量级客商就是新加坡丰益集团董事局主席、益海嘉里[详细]
姚晓东
淮安市委书记
“淮安已成为长江以北落户知名台资企业最多的地级市之一、大陆台资集聚最快的地区之一”,淮安市[详细]
本网观察
江苏频道12月12日苏州讯:(宋婷 徐炎)随着一纸“再见,苏州!”,与“书香城市”苏州相伴十八载的蓝色书店上月正式[详细]
江苏频道无锡讯:(宋婷)中国地方政府一直被认为是光伏业幕后的推手,强力之余也饱受争议。[详细]
关注各类应用
吴韵汉风
六朝古都南京
网站简介/联系方式 新加坡报业控股广告江苏代理:江苏华文联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86-18951633367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雨花西路121号206室
(联合早报网声明:中国地方商讯的目的在于推动中国城市的对外联络与交流,内容由中国地方城市提供,不属于新加坡联合早报和联合早报网的新闻报道内容。)
本站由 苏州天奇星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与维护。